炒股

炒股亏3000多万,炒比特币亏103万,女子在云南绑架7月大婴儿!还痛下毒手…

      编辑:谷歌       来源:炒股
 

在股市受到重创的女子段某
自称亏了3000多万元
还背负着600多万元债务
被法院列为失信名单
上了黑名单的段某,自称带着130万元到云南大理准备过隐居生活,却遇到了做虚拟货币的李某、谭某夫妇。段某和李某、谭某相处融洽。
“我把100多万元交给他们夫妇俩,我血本无归,自己失去一切,我只有跟他们夫妇俩开战,绑架他们7个月大的婴儿杀死,我大不了坐牢,而他们失去的是孩子。”
9月3日,大理中院公开审理一起绑架案时,被告人段某在法庭上如此说道。
背负高额债务躲到大理隐居
今年50岁的段某,大学本科文化。由于民间借贷背上高额的债务,法院将她列为失信名单,仅法院生效文书,段某就有600多万元的债务。因为各种债务缠身,她与丈夫离婚,为了过上隐居生活,她独自一人来到大理找寻新的生活。
2015年,因为股市原因,段某称:“那年,我在股市上亏损了3000多万元,自己带着剩下的130万元现金来到大理过隐居生活。”
2016年初,段某初次来到大理才村,被那里的风光迷住了,她决定就在大理才村过隐居生活。后来,段某看中一家客栈,与房东商谈后,决定将这家客栈租下来自己经营。
“客栈不算大,每年6万元的租金,我投入大量心血,把客栈装扮一翻,在院子里栽了很多花花草草,只要一进到客栈,就能感觉到温馨。”段某说,这种生活就是她向往的,有时间,还可以约自己的好朋友来客栈度假旅游。
2017年,段某认识了李某、谭某夫妇,他们相处得很好,在外人眼里,他们就像一家人。“他们(李某、谭某)每年都要到我的客栈来玩,谭某后来生二胎时也是在我客栈生的,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谈。”段某说,刚认识李某、谭某夫妻时,知道对方是做虚拟货币——“比特币”的,在国外还专门建有网站,这种虚拟货币,就好比股市一样,每天都有涨跌,李某、谭某夫妇玩了一种虚拟货币,前几年都炒得非常火爆,就建议她投点钱炒“比特币”。
自称投了103万,没想到血本无归
“2017年,我小打小闹投了3万元,把3万元交给了李某、谭某夫妇,但一直没有收益。2018年,我又投了100万元,让他们炒‘比特币’,他们夫妻俩有很多下线。”段某说,因为她和李某、谭某夫妇相处得很好,对方还让她放心,她的钱不会打水漂的。从2018年下半年起,“比特币”市场大幅下降,很多人上当受骗,很多下家都在找李某、谭某夫妇,甚至到公安机关报过案。
2019年3月11日下午,段某听说李某、谭某夫妇要离开大理,一旦离开了,她心想自己的投资的103万元找谁要呢?她有些着急,便约李某、谭某夫妇一起吃晚饭,想办法把李某、谭某夫妇留下来,不然自己投资血本无归。
一起吃完晚饭,李某、谭某夫妇说要去买点东西,其7个月大的孩子便由段某抱着。
法庭上,法官问:“你(段某)投资给李某、谭某夫妇100万元现金,是如何拿给对方的?有没有收条?有没有其他人看到?”
“我都是拿现金给李某、谭某夫妇的,没有收条,给钱时,就李某、谭某夫妇在。”段某回答说,这些钱是她下半生的养老钱。
绑架7月大婴儿,她“撕票”了
段某抱着李某、谭某夫妇的儿子,打了一辆车离开了大理才村,来到大理古城。她发短信给李某、谭某夫妇说:“你们乖乖地在蜻蜓花园等我3个小时,我回来跟你们谈。”
为何要等3个小时呢?段某说:“因为我抱着孩子不方便直接去找李某、谭某夫妇,我要把孩子让朋友暂时帮我带一下,自己单独去找他们谈投资款的事,要回我的钱。”
段某的手机因为快没电了,她把小孩让一个姓赵的师傅暂时带着,并谎称孩子是亲戚的小孩,自己有急事要回昆明,请帮忙带几天,并给小孩买了奶粉等生活用品,还给了赵师傅1万元酬谢金。
随后,段某在大理古城一家咖啡店给手机充电。这时,段某的房东打电话来说:“大家平时都是很好的人,你把孩子抱回来,有什么事好好地商量解决。”
“我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,如果回到才村,村民们都认为我是个绑匪,我觉得自己的家也毁了,再也不可能回到自己心爱的才村,既然‘战争’开始了,就要一直走下去。”段某在法庭上说,李某、谭某把她逼得走头无路了,她决定将孩子杀死。最坏的结果是,她大不了坐牢,而李某、谭某夫妇将失去孩子。
李某、谭某回复信息说:“你为何要这么做?姐,我们私了吧!”
段某回复说:“为了公道,为了受害的那些人。我回复说,已经晚了。”
段某和房东打完电话后,她主动打电话给赵师傅说:“我昆明的事办不成,让赵师傅把孩子送到大理荷花村。”
当晚,赵师傅把孩子和1万元还给了段某。
当晚10点30分左右,段某抱着孩子在荷花村一上坡路段,并往返走了几趟。在荷花村一个工地上,开始捂堵婴儿的口鼻,先后捂了3次,第一次捂了一会,发现婴儿还在动;接着捂第二次,又捂了一会松开,发现婴儿还是有动静;又进行第三次捂,捂了一会,婴儿停止了呼吸。
作案现场有一块盖石头的黑布,段某将孩子的尸体放在地上,用这块黑布尸体盖住。随后,她打了一辆出租车,到了大理一家洗脚城,在里面想了一夜。3月12日,天亮后,段某主动到向警方投案。
大人即便有矛盾,孩子是无辜的
“你知道捂死小孩的后果是什么?小孩与你有仇吗?”法庭上,法官问道。
“我作为成年人,知道后果的。小孩跟我没有仇。”段某回答。
公诉机关指控:段某的行为构成绑架罪。同时,李某、谭某夫妇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赔偿请求,请求法院判令段某死刑,立即执行,并赔偿经济损失87万余元。
法庭上,法官对被告人说:“即便你们大人之间有什么矛盾,孩子是无辜的,你为何要对一个只有7个月大的婴儿下手呢?”
段某在法庭上陈述:“我愿意接受法庭判决,我并不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。”
本案将择日宣判。
来源:春城晚报-开屏新闻记者 柏立诚
编审:刘超

近 期 精 彩 推 荐
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相关文章